红色视频 | 红色博览 | 红色网群 | 作者专栏 | 英模事迹 | 权威发布 | 领袖故事 | 史海秘闻 | 领袖故事 | 红色恋情
红色联播 | 红色书信 | 红色演讲 | 红色景区 | 红色诗词 | 红色歌谣 | 红色镜头 | 红色游记 | 红色书画 | 红色访谈
红色收藏 | 红色格言 | 绿色景区 | 红色精神 | 导游词集 | 英模瞬间 | 特稿精选 | 红色歌舞 | 红色环球 | 红色题词
景区地图 | 红色日历 | 红色图库 | 红色文化 | 红色课堂 | 精神大观 | 长篇连载 | 红色人物 | 红色文物 | 红色头条
  当前位置:红旅频道>>作者专栏>>樊光湘(中共青州市委党史研究室)>>正文
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解说词
2019-12-06 17:28:28
作者:樊光湘
浏览次数:
【字号 打印 投稿 纠错 【收藏】 论坛
分享到:0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来宾,大家好:

    欢迎参观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我是潍坊市“五老”志愿者关爱宣讲团成员、党史国史宣讲队副队长,青州市“五老”志愿者关爱宣讲团副团长,目前主要从事党史宣传教育与研究工作。很高兴为各位领导、各位来宾作介绍并进行现场教学。青州市庙子镇长秋村是著名的抗日堡垒村,被誉为鲁中山区的“小延安”。地处山东省青州市西南山区,东依阳明山,西面淄河,村庄历史可溯至唐朝。在八年抗日战争中,长秋村人民以冯毅之为首的党组织领导下,不屈不挠、坚持斗争,为抗日战争作出了巨大贡献。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正是以冯毅之为代表的八路军四支队新一营八年抗战历史的凝缩、凝练和升华。

    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在1985年建成并对外开放,是全面系统反映冯毅之“一门忠烈”及八路军四支队新一营从组建到发展、从巩固到壮大光辉历程的综合性纪念馆,先后被命名为 “青州市红色旅游景区” 、“青州市国防教育基地”、“青州市中小学爱国主义教育基地”、“青州市青少年教育基地” 和“青州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由一门忠烈纪念馆、长秋村抗日烈士纪念碑组成。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的正是一门忠烈纪念馆。馆内陈列了冯毅之生前所用之物,展出了有关抗日图片500多幅,再现了马鞍山战斗中一门忠烈浴血抗战的壮烈事迹。

    请随我参观:这是冯毅之照片:最上面的那张照片是冯毅之的侄孙女冯庆敏在1998年给冯毅之照的。

    冯毅之(1908-2002),山东青州人,中共党员,高中毕业,历任北平左联组织部长,八路军四支队新一营营长,益寿临广(益都、淄川、博山、临朐)四边县联合办事处主任,鲁中区文艺协会主任,青州市长,中共山东省委文艺处处长,山东省文化局局长兼党组书记,山东省文联主席兼党组书记,山东艺术学院院长;1932年开始发表作品。1949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短篇小说集《日月星》,诗集《萤火诗集》、《淄流》、《六十年作品选》等;2002年去世。

    下面这张照片是“一门忠烈纪念堂”:1993年由前山东省委副书记王众音题词。

    在全市深入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之际,我们参观一门忠烈纪念馆,进行革命传统教育,在缅怀中提升党性修养,在传承中砥砺责任担当,在奋斗中坚守初心使命。

    “对我们共产党人来说,中国革命历史是最好的营养剂。多重温这些伟大历史,心中就会增加很多正能量。”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数次踏上红色革命圣地,接受红色精神的洗礼,多次强调要从中国革命历史、优良传统和精神中汲取养分。在全国开展主题教育工作会议上,习近平总书记再次强调,“深入开展革命传统教育”,“传承红色基因”,“教育引导广大党员干部发扬革命传统和优良作风,团结带领人民把党的十九大绘就的宏伟蓝图一步一步变为美好现实”。回首新中国成立70年、中国共产党成立98年来的光辉历程,党领导人民始终立于不败之地,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因为始终坚持弘扬革命传统、赓续红色基因。在革命传统教育中筑牢信仰之基,在红色基因传承中补足精神之钙,是深入开展主题教育的一项重要内容,也是我们党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重要保证。

    心中有信仰,脚下有力量。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当年,为了新中国的成立,无数革命先辈不畏牺牲、挺身而出,以非凡的智慧和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战胜千难万险,付出巨大牺牲,谱写了一曲感天动地的英雄凯歌。他们为民服务的宗旨、坚如磐石的信念、百折不挠的意志、视死如归的坚贞、不畏牺牲的风范、艰苦奋斗的作风,绘就了共产党人的精神底色,也是共产党人初心和使命的集中体现。信仰、信念、信心,任何时候都至关重要。今天,我们的国家发展了,人民生活变好了,迎来了从站起来、富起来到强起来的历史性飞跃,这个时候更要饮水思源,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大力弘扬革命传统,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强调:“不要忘了革命先烈,不要忘了党的初心和使命,不要忘了我们的革命理想、革命宗旨,不要忘了我们中央苏区、革命老区的父老乡亲们。”

    看这张大图:1937年“七七”事变,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战争。

    “七七”芦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全面爆发,中国人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奋起抗战。自“七七”事变那天起,中国人民进入了艰苦卓绝的八年抗战时期。

    日本帝国主义的侵华战争,是中华民族近代史上的一场空前浩劫,日本侵略军对中国人民的血腥杀戮,对敌后抗日根据地的狂轰滥炸,对沦陷区的蹂躏践踏,对解放区灭绝人性的烧光、杀光和抢光政策,无不震撼着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国人的心灵。中国共产党领导抗日军民与侵略军进行了英勇悲壮的斗争,在这里每一座山头,都燃烧过抗日战争的烈火,每一寸土地,都浸透了抗日军民的鲜血。

    众所周知,南京大屠杀,我30万同胞丧生;1938年1月8日军攻占青州,几天之内,300多名无辜居民遭到惨绝人寰的屠杀。据不完全统计,青州市在1938年1月日寇入侵至1945年8月的六年当中,有2985人被杀死,675人被打伤致残,200多人被抓失踪,980人被害妻离子散,200余人被奸污。有18420间房屋被炸毁或烧毁,社会财产损失价值122808万元(时币)以上,其中直接损失116708万元(时币),间接损失6100万元(时币)以上。社会财富几近枯竭。

    在8年抗战期间,八路军、县大队、武工队、游击队、地下工作者、自卫团、干部人员伤亡达750人,占抗战时期人员伤亡总数的百分之25;国军、国民党军队伤亡26人,占百分之1;群众伤亡2209人,占抗战时期人员伤亡总数的百分之74。日本欠中国人民的血债那是无法清算的。

    请看,这是一组广大人民反抗日寇暴行的展览图片。

    日寇的暴行激起了广大人民的反抗。无论男女老幼,都投入到了这场伟大的抗战之中。这就是当时真实的写照。

    抗战爆发后,冯毅之投笔从戎,受党组织派遣,又回到家乡青州,创建西南山区抗日根据地,在淄河流域组织建立地方抗日武装,发动群众参军参战,同日伪顽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英勇斗争。为了团结各阶层共同抗日,在西南山区由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五军司令廖容标、政委姚仲明同中共益都县委委员冯毅之一起,与淄河流域的吴鼎章等国民党游击队建立了“淄河流域抗日联军办事处”,冯毅之任办事处主任,统一了淄河流域抗日政权工作,推动了抗日斗争形势的迅速发展。击毙了妄图投敌的翟汝鉴部副司令李思亮,拉出一部,成立了八路军四支队新编第一营,冯毅之任营长。在其上级领导下,发动群众,同日伪顽进行了艰苦卓绝的英勇斗争。同时,运送大量物资,有力支持、配合了中国共产党领导的鲁中敌后抗日根据地。至今,淄河一带仍盛传“冯司令的抗日传奇”,称他是青州的“李向阳”。

    我们看一下这幅字: “马鞍英烈千秋颂、长秋精神万代传”。这是庙子镇李彦武写的。

    70多年前,马鞍山战斗在淄河流域谱写了一曲曲悲壮的革命之歌,虽然最终失败了,但其精神万古长存,数十名将士和革命群众用生命和鲜血凝成的为救国救民,不怕任何艰难险阻,不惜付出一切牺牲的长秋精神,是中华民族百折不挠、自强不息的民族精神的完美体现。

    1942年冯毅之硬着头皮决定把父亲、妹妹、爱人和三个孩子送上马鞍山。

    马鞍山地势险要,屹立在长秋村南30里外的淄河西岸。东西两峰相连,形成“凹”字,远望形似马鞍,故有“马鞍山”之称。山的周围陡壁千仞,悬崖如削,巍峨险峻。即使在修缮成景区的今天,从山脚爬到山腰,也需近一个小时时间。

    从山腰到山顶更是天险,数十丈高的石质山体,只在悬崖上凿出一条陡上石阶,形似“天梯”,窄处仅容一人通过。天梯上下有两道寨门,寨门关闭,鸟兽难入,实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

    在山上守卫的,只有一个班的正式武装,其他都是伤病员和家属。冯毅之的父亲冯旭臣自从到山上后,负责管理山上的伙食。冯毅之的爱人孙玉兰和妹妹冯文秀则忙着制作战士的棉衣。冯毅之有三个女儿:老大新年,12岁;老二芦桥,“七七事变”那年出生;老三平洋,太平洋战争爆发时出生。

    1942年11月9日,敌人以数千人的兵力向马鞍山发起进攻。当时,冯毅之在马鞍山北十里外的黄花坡朝阳洞顶。此地并不低于马鞍山,可以清晰地看到山上的情景。

    刘厥兰同志(1947年四保临江战役后,刘厥兰转业到吉林省西安(今辽源)煤矿工作,当管理员。),是鲁中军区有名的爆破英雄,1941年4月山东军区英模大会上被正式授予这一称号,军区政治部主任肖华称他“爆破元老”。他当时在马鞍山上养伤,负责镇守西峰。战斗的第一天很顺利。敌人虽使用飞机、大炮进行了猛烈攻击,山上的损失并不大,所有进攻都被打退。山下和山腰的乱石中留下了上百具的敌人尸体。

    第二天一开始,敌人有了增援,火力更加猛烈。敌人把大炮和重机枪移到与马鞍山相距不远的孟良台、后峪岭等峰顶平射攻击,但同志们并没有被困难吓倒,仍然英勇地战斗。

    下午,山上的子弹和手榴弹全部耗尽,石块成了唯一武器。据刘厥兰介绍说,在最危急时刻,家属也投入了战斗。

    冯毅之的父亲时常从东峰往西峰送水和手榴弹。他向同志们表示,宁愿粉身碎骨死于炮火中,也不能叫敌人捉去当俘虏。冯毅之的妹妹冯文秀是很好的宣传员,她唱歌喊话,传递情况,救护伤员。在以石块阻击敌人时,她同父亲一齐搬运石头。父亲在搬运石块时牺牲了。她也负了重伤,就把最后一块石头狠狠砸向敌人,纵身跳下悬崖。冯毅之的妻子和三个孩子也都跳崖而死。

    马鞍山一役,我方总计阵亡27名,冯毅之家牺牲六口。他噩梦连连,夜夜难眠。只有写诗来医治心中的创伤,其中《家人》一首更是字字泣血:“父亲苍颜白发,妹妹妙龄青春;妻子忠诚温存,孩子活泼天真;我们决不做俘虏,粉身碎骨,碧血淋淋!”

    今天,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仍然离不开坚定的共产主义理想和始终不渝的信念。“成千成万的先烈,为着人民的利益,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了,让我们高举起他们的旗帜,踏着他们的血迹前进吧!”青州西南山区抗日根据地留下的宝贵的精神遗产,永远是激励我们前进的精神动力,是中华民族宝贵的精神财富,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强大精神力量。

    大家看:东边这间是冯毅之的卧室,展柜中,陈列着冯毅之使用过的公文包,穿用过的军装、军帽和拖鞋,用过的玉质砚台、笔筒等,部分书籍和文稿。还有一门忠烈的部分遗物……详实的资料、熟悉的名字,他们都是八路军的骄傲。

    接下来,请随我到村东面的长秋村抗日烈士纪念碑参观:

    (途中解说词)

    我们行走的这条崎岖道路就是当时长秋村的老百姓为八路军储藏军需物资的必经之路,也是西南山区抗日游击队员们,曾无数次地穿行过的游击小道。经过岁月的洗刷和景区的建设,使我们已无法再见它昔日的模样。而50多年前,在长秋村东边的崇山密林中,西南山区抗日游击队的勇士们,曾无数次地穿行在这条游击小道上,下山与敌人进行斗争,留下了游击队员们无数的战斗足迹。游击小道,象征着革命道路的崎岖与艰难,这条道路不仅有着特殊意义,它也成为一门忠烈纪念馆与长秋村抗日烈士纪念碑的连线。

    当时,日寇大举入侵,时局日趋紧张,盘踞山东的国民党韩复榘军队不战而退,地方官吏恐慌逃跑、散兵流匪到处要粮、要钱、抢劫烧杀,整个农村一片混乱,人心惶惶,民不聊生。面对这种局面,长秋村老百姓义愤填膺,迫切要求组织起来打击日寇,保卫家乡。因此,冯毅之回到长秋,首先发展党员,建立起党的组织,接着动员人民武装抗日,很快就组织起二十名勇敢、进步的青年,他们扛起防土匪用的土枪,组成了“农民自卫团”。“自卫团”的建立,使长秋村成为淄河流域开展抗日活动最早、最活跃的一个村庄。因此引起日寇对长秋村的特别注意。

    1939年,是长秋村值得怀念的一年,他们不但在抗战和反摩擦中立了功,锻炼了自己,而且还接待了好多共产党和八路军的领导同志,听取了这些领导同志的教导,其中,有中共山东分局书记郭洪涛同志,有山东纵队司令员张经武和副司令员王建安同志,有八路军四支队司令员廖容标和政委姚仲明同志,还有三支队司令员杨国夫和政委霍士廉同志等。这些领导同志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给长秋村的老百姓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抗日战争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对敌武装斗争,实行的是主力部队地方化,主力部队和地方武装及民兵三位一体协同作战。期间,发生在西南山区抗日根据地的抗战故事有:(选讲一两个)

    1.青州“抗日堡垒”长秋村人民打鬼子的故事

    1938年1月8日益都沦陷后,抗日斗争风起云涌,广大人民群众有组织地或自发地开展抗日游击战争,仅在青州西南山区层峦叠嶂之中,有个百多户人家的小山村——“抗日堡垒”长秋村。在艰苦的抗战年代,它屹立于硝烟烽火之中,打不垮,摧不烂,浴血奋战八年,是青州西南抗日根据地的旗帜……

    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更加艰苦的岁月。以张店为大本营的侵华日军,对清河鲁中抗日根据地扫荡、蚕食频繁,据点碉堡林立。青州西南山区淄河流域打着各种旗号的“抗日”游击队近万人,大部已公开投敌,伪军骤增。国民党顽固派新四师吴化文部一再制造反共摩擦,人民抗战更加困难。胶济铁路以南,青州的6个行政区,一区、十区变成敌占区,二、四、五区变成了游击区,抗日根据地只剩下三区,在三区又只剩下仁河流域五、六十华里的狭长地带。

    此时,刚刚建立不久的中共益都县委和抗日民主政府,就驻在仁河上游的桃行村一带。

    为了加强武装力量,保卫新生的抗日民主政府,巩固扩大抗日根据地,准备长期坚持抗日游击战争。2月,中共益都县委决定,在1939年底,八路军四支队新一营奉命升级为八路军四支队特务团三营后,留守地方的人民武装二、三、五区区中队队员60余人的基础上组建益都县大队(简称县大队),冯毅之(长秋村人)任大队长。

    接下来,孤悬敌后的中共益都县委、县政府和县大队,在广大人民群众的积极支持下,采取游击战术,顽强地战斗在益(都)临(朐)淄(川)博(山)抗日根据地,战胜了日伪顽三面袭击,取得了一连串胜利。

    (1)采用布袋战术伏击伪军唐应三部

    益都县大队组建后,得知伪军唐应三部驻防马鹿据点以后,一贯抢劫奸淫、杀人放火,无恶不作,给周围村庄老百姓带来了灾难。为了打击伪军的气焰,县大队摸清了他们每隔3—5天就派50余人经长秋村去上庄接粮这一规律,决定根据敌人的行动规律,由长秋村游击队配合县大队,采用布袋战术,在马鹿、长秋之间敌人行进的路旁设下伏兵,形成布袋阵,打一个伏击。布袋底是长秋村南门,由县大队机枪组和长秋村游击队担任防守;布袋口向马鹿据点敞着,待唐应三部进入布袋阵地后,由埋伏在路两边的县大队负责封闭布袋口。那是2月的一天,淄河的冰冻未解,山上的青草还未萌芽。冯毅之和战士们不顾天寒地冻,很早就埋伏在河边的山坡上。直到上午10点,伪军才出村。敌人麻痹大意,把枪背在肩上,也不拉开距离,像赶集似的沿着老路线走来,毫无战斗准备。时机一到,冯毅之一声令下,枪声四起,手榴弹在敌群中爆炸,敌人措手不及,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有的干脆缴械投降了。这次战斗极为顺利,我方只有3人轻伤,敌人少数漏网,其余被歼被俘。等马鹿敌人倾巢而出救援时,战斗已经结束,战士和老百姓已转移了。

    (2)伪军唐应三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伪军遭此伏击失败后,伪军唐应三怀恨在心,伺机报复。

    6月24日,伪军唐应三部勾结国民党顽固派吴化文部400余人 ,从仁河流域大举进犯,妄图配合日伪军消灭中共益都县委和县政府和县大队。敌人重点进攻窦家崖山顶的县大队指挥部,县大队英勇反击,经过七、八个小时激战,战士们的子弹几乎打光,为了避免更大牺牲,县大队只好突围,撤出战斗。这次战斗,毙伤不少敌人,但县大队也伤亡惨重,通讯班12名同志中冯光全、孙在进、赵家会、白怀亮等8名牺牲。

    (3)虎口夺粮土制地雷显威力

    6月下旬的一天,驻扎在张店的日军,为了从农民手中掠夺麦子,出动一千余兵力,对淄河流域进行“扫荡”。鬼子行进到与长秋村一河之隔的西崖头村时,巡逻的民兵送来情报,县大队立即组织长秋村民兵迎战,队长冯毅之身先士卒,沉着指挥队员和民兵们奋勇杀敌,在淄河流域与敌人展开激烈战斗,当场被击毙11个,其余鬼子害怕再中埋伏,溃逃到黑旺村。然后,辗转到长秋村南面的岸崖村, 县大队乘胜追击,再次伏击了前来“扫荡”的日军。战斗中,土制地雷显示了杀敌威力,日军伤亡惨重,直到天黑才跑到西桐古村外焚烧被毙命的日军尸体,然后,趁黄昏狼狈逃窜。

    (4)阳明山北岭设伏兵击毙鬼子小队长小林

    7月下旬,朱崖据点换了一个鬼子小林小队长。他三天两头领兵到长秋村“扫荡”。鬼子进村,牵着大狼狗,见了跑的就开枪,见了鸡羊驴骡就抢走,不开门的就放火,见了青壮年就抓去做劳务。一有情况,大家能躲的就躲起来;特别是村里的大姑娘小媳妇,都把脸抹上灰,穿上破旧的衣服,打扮成老太太的样子,以躲避鬼子的魔爪,整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甚至是一日数惊,庄稼也收不成。群众纷纷要求县大队给敌人以狠狠打击。朱崖鬼子到长秋“扫荡”有个规律,他们怕村里有八路军埋伏,所以从不直接进长秋,总是先到上庄,再从上庄爬到阳明山顶,俯察过情况后再下山进村。一天早上,当得到鬼子小林又领兵出发的情报后, 县大队队长冯毅之根据敌人活动规律,就在阳明山北岭设下一个班的伏兵,并配备机枪一挺。县大队其余的人,隐蔽在长秋村里做预备队。县大队的人数不多,长秋村的游击组主动要求参战。为了造声势,村中几十名青年小伙子也组织起来临时参加了战斗。鬼子爬上阳明山时,发现了伏兵,双方交了火。益都县大队的伏兵咬住敌人后,预备队和200多名老百姓从村里全部出动,在玉米棵庄稼掩护下迅速向敌人身后迂回包抄。来犯的敌人中只有6个鬼子,其余全是伪军。伪军胆小怕死,一看到八路从身后来包抄,顿时乱了阵脚,迅速撤退,向朱崖方向逃窜。冯毅之率人拼命追击,日伪军伤亡十余人,其余逃过了马岭行。在铁佛寺前,冯毅之打死了一个端着一挺轻机枪的鬼子。后来查知,这个鬼子就是小林小队长。

    (5)县大队和长秋村民兵与敌人展开激烈巷战以弱胜强

    每次“杀鬼子”后,日军都会进行疯狂报复。长秋村76岁的冯保杰老人对记者说:“在小林小队长被击毙一个星期后,日军组织朱崖据点的鬼子,直扑长秋村。一路上,日军像发了疯一样,挨家挨户烧杀掳掠,无恶不作。来不及逃走的妇女,有的被强奸,有的被刺刀捅死。日军还到铁佛寺附近的村庄把那些未来得及逃避的男青壮年编成‘苦力队’,强迫他们搬运抢劫来的财物,有逃跑或反抗者,当场刺杀……”21日晨,日伪军再次侵犯长秋村, 敌人架起机枪向围墙南门射击,民兵在村内点起土炮打退两起进攻。日本鬼子用重炮打开一段围墙后,一齐蜂拥而上。在这紧急关头,冯毅之满怀对日寇的仇恨,毅然下令与日本鬼子干到底。他身先士卒,沉着指挥队员们奋勇杀敌,在村内与敌人展开激烈巷战斗。长秋村的民兵们积极配合,利用村内熟悉道路、濠沟、圩墙、房舍与敌人展开捉迷藏式的游击战。激战一天,击毙日伪军8人,缴获枪支弹药若干,粉碎了日寇的企图,也创造了以弱胜强的战例。

    2.青州市庙子镇(原益都县四区)土湾村抗日伏击战

    发生在1939年3月20日的青州市庙子镇(原益都县四区)土湾村抗日伏击战,是鲁中地区抗日联军在抗日战争初期打的一个漂亮仗,在当时的鲁中地区有着巨大影响,也是青州地区抗战史上的光辉一页。

    1937年冬,冯毅之根据中共益都县委领导的分工,在统一战线的旗帜下,以第二次国共合作为中心,到家乡青州市西南山区开展抗日救亡运动,组织人民抗日武装,建立抗日根据地。按照中共清河特委的指示,在八路军山东游击队第四支队司令员廖容标的指导下,冯毅之、孙同山、孙萌南、白金、宋岳、刁愈之等共产党员与在西南山区活动的国民党翟汝鉴、李思亮部共同组成了一支千余人的游击队。翟汝鉴任司令,李思亮任副司令,冯毅之任政治部主任。

    1938年7月,国民党翟汝鉴部的李思亮副司令已秘密投靠张店侵华日军金井队长。冯毅之充分利用翟汝鉴、李思亮之间的矛盾,想尽快铲除李思亮,把部队拉出来,组建真正的抗日武装。8月,经领导批准,冯毅之将李思亮击毙,拉出该部一个大队,脱离了翟汝鉴部,正式改编为八路军山东游击队第四支队新编第一营(简称新一营)。冯毅之任营长,孙同山任副营长,白金任副指导员,陈圣溪任供给处主任。营下辖二个连,王文训任一连长,王洪义任副连长,宋岳任指导员,冯保庆任二连长,白金兼任指导员。这个营装备很强,绝大部分是钢枪,有两门迫击炮和两挺机枪。新一营建立后,在青州西南山区立即投入了反击日伪顽的战斗,并在斗争中不断发展壮大,取得了一个又一个抗日战争的胜利。

    1939年3月,新编第一营接到情报,侵华日军为了迫使国民党投降,在张店、淄川、博山集结兵力,前往沂水,进攻国民党山东省政府。

    在此危急情况下,冯毅之营长为巧妙设伏,出奇制胜,立即召开敌情分析会,认为黑旺镇土湾村位于卸石山山脉北段、益都、临淄两县接壤处,又是益都县、益临县、临淄县3县的交界地带。这个村东有三个岔路口,向东是朱崖村,可以进入益都县,向南跨过该村,可以进入益临县,向西南是西崖头村,可以进入临淄县。该村四面环山,重峦叠嶂,沟壑纵横,峡谷陡峭,道路奇险,素有“龙虎环抱”之称,实为屯兵设卡之要地。经过对土湾村实地调查和对敌情的分析,冯毅之营长认为,土湾村是日军前往沂水,进攻国民党山东省政府的必经之路,也是我军伏击日军的理想之地。

    事情果然不出冯毅之营长所料。20日下午2时左右,发现敌人千余人向朱崖村进犯。

    冯毅之营长听到这个消息,马上对营部作战人员说:“土湾村是庙子镇通往沂水的咽喉要道,日军一定经土湾村向前方运送军需物资,送到嘴的‘肥肉’,我们一定把它吃掉!”讲到这里,他拿起铅笔,走到地图前,在“土湾村”3个字周围果断地划了1个红圈,接着又说:“就在这里设伏,切断日军前往沂水,进攻国民党山东省政府的交通,夺其辎重。”说完,他当即令:一连连长王文训在庙子镇的朱崖村、西崖头村一线设伏,采取运动防御战法,阻止日军南进;二连赶迅速往土湾村,准备痛击南进的日军。

    他遂即带领营指挥所人员进入伏击地区。接着,各单位迅速跑步进入阵地。战士们为了搞好隐蔽,灵活地利用地形地物,有的钻进草木丛,有的用野草和树叶把自己伪装起来,有的藏在土坎、岩石后,人人严阵以待,大家摩拳擦掌,等待着出击的命令。

    3时左右,日军沿淄河流域向土湾村袭来。日军自国民党顽固派在青州掀起第一次反共高潮以来,一直未受到任何阻击,所以他们十分麻痹,警戒搜索也相当疏忽。先头步兵与辎重部队约距400米,后面掩护的步兵距辎重部队更远一些,从远方望去,犹如青蛇蠕动。走在队伍最前面的l个日本兵,扛着1面日本旗,昂首挺胸,神气十足。但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在前面不远的土湾村,我八路军勇士们早己给他们挖好了葬身的坟墓。

    约4时左右,日军步兵开始进入我伏击区,埋伏在草木丛中的我军战士,双手紧握钢枪,两眼怒视着相距只有几十米的日军,个个恨得咬牙切齿。

    日军先头开路部队接近朱崖村和西崖头村时,辎重部队正好行至我新一营伏击地前面。冯毅之营长即令重机枪向日军扫射,伏击部队随之向日军展开猛烈射击。刹那间,成群的手榴弹,密集的子弹,像从山崖上泻下来的爆布一样倾向敌群。正在行进中的日伪军,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打懵了,还没搞清是怎么回事,就死伤了一大片。此时,日军前进不得,后退不得,首尾不能相顾。面对全线遭到突然打击,敌人惊慌失措,晕头转向。这时候,我一连按照原定计划,迅速抢占了土湾村村北大道两侧及山头,将日军步兵和辎重部队拦腰切成两段。当日军先头步兵企图掉头增援辎重部队时,又遭到我二连的阻击;后面的掩护部队,又被一连击毙的横躺竖卧的马匹、车辆及抛弃的军用物资挡住道路,被截击在中间的辎重部队,上天无路,入地无门,完全丧失了控制能力。骡马受到惊吓,四处奔跑,畜撞畜、人撞人,人畜相撞,在狭窄的乡村道路上自相践踏,尘土飞扬,血肉四溅。残存日军一窝蜂似地朝南方向逃窜,刚跑到土湾村附近,又遭我预先埋伏在那里的特务连1个排的猛烈袭击。这时,特务连战士,一个个犹如猛虎下山,奋不顾身地扑向日军,展开了白刃格斗。

    在我军与敌人进行激烈战斗的同时,庙子镇的青少年学生组成的战地服务团,在抗日救国同盟会的领导下,冒着枪林弹雨投入了紧张的战地服务。朱崖村、西崖头村、土湾村附近的民兵和群众也在地方党的领导下,投入了战斗和战地服务工作。激战至5时左右,日军一看大势已去,匆忙沿淄河流域逃回张店、淄川、博山老巢。

    这次伏击战,共歼灭日军20余人,伤者过半,缴获机枪1挺、手炮1门、三八式步枪6支、背包10余个。打掉了日军经青州南下临沂进攻国民党山东省政府的企图。

    3.击落敌机活捉日军飞行员金井

    1940年抗日战争进入更加艰苦的岁月。以张店为大本营的侵华日军,对清河和鲁中抗日根据地扫荡、蚕食频繁,据点碉堡林立。青州西南山区淄河流域打着各种旗号的“抗日”游击队近万人,大部已公开投敌,伪军骤增。国民党顽固派新四师吴化文部一再制造反共摩擦,人民抗战更加困难。胶济铁路以南,青州的6个行政区,一区、十区变成敌占区,二、四、五区变成了游击区,抗日根据地只剩下三区,在三区又只剩下仁河流域五、六十华里的狭长地带。此时,刚刚建立不久的中共益都县委和抗日民主政府,就驻在仁河上游的桃行村一带。为了加强武装力量,保卫新生的抗日民主政府,巩固扩大抗日根据地,准备长期坚持抗日游击战争。2月,中共益都县委决定,在1939年底,八路军山东游击队第四支队新一营奉命升级为八路军山东游击队第四支队特务团三营后,留守地方的人民武装二、三、五区区中队队员60余人的基础上组建益都县大队(简称县大队),任命多次受到四支队廖容标司令员、姚仲明政委的表扬,称他是“青州李向阳”的冯毅之,且在家乡打游击,让日寇闻风丧胆,鬼子几次扫荡他的老家长秋村,始终未抓到的这个“冯铁头”任大队长。

    益都县大队建立后,采用“打小仗,多打仗”的方针,积极袭扰敌人,在不断战斗中锻炼队伍。经过组织多次战斗实战锻炼队伍,使部队的战斗力有了很大提高,而部队的装备也随着不断缴获敌人武器而迅速改善。几个月后,游击队每个连都最少配有1-2挺轻机枪、1挺重机枪。鉴于县大队的发展壮大,冯毅之开始率领战士们主动寻找战机打击日军正规部队。与此同时,冯毅之还派人在附近县区建立起地方武装,其主要工作是配合廖容标领导的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破坏敌人交通线、割电线、制造地雷、伏击小股日伪、惩办汉奸等。

    在“保卫家乡、保卫鲁中、保卫全中国”的感召下,冯毅之提出“有人出人,有粮出粮,有钱出钱,有枪出枪”的政策,广大民众从县大队真切体恤民众疾苦、抗击侵略者的活动中看到了民族的希望,视县大队为保护民众利益的子弟兵。于是,“要出头,找冯游”的呼声不胫而走,出现了支持和参加抗战的热潮。长秋村一百来户的一个小村庄,竟有七八十人参加了县大队,西南山区一带近百名青年参加冯毅之领导的县大队。其中不乏涌现出父送子、妻送夫、父子同参军的景象。同时,广大民众纷纷捐大刀、长矛、猎枪、步枪甚至手榴弹等军用物资。有的地主也捐出了看家护院的枪支。县大队共收集武器数百件。

    随着部队的日益壮大,县大队加强了军事训练和周密的思想政治工作,队员们政治和军事素质均有很大提高。特别是有一次,冯毅之带领部队经过一片田埂时,坐骑受惊跑到田里踩坏了庄稼,冯毅之当即掏出钱来赔偿给田边的老乡。这次事件给在场的战士们教育很大。在冯毅之等领导的亲自示范和带动下,县大队爱护群众的一草一木,不拿群众的一针一线,对群众公平买卖,借东西一定按时奉还,对损坏的东西坚决照价赔偿。在县大队里形成惯例:每到一地,一定主动帮助当地群众挑水劈柴、打扫场院街道,而且帮助群众特别是军属解决实际问题。

    由于严格的军纪和对抗战的坚决态度,冯毅之和县大队声望日著,在很短的时间里,呈现出村里有自卫队、区有区中队、县有县大队的景象,使西南山区各村被建立成为一个中共的战斗堡垒。整个抗战期间,在西南山区曾经流传着一首名为《冯毅之走遍益都县四区10个乡镇和三区部分村庄》的民谣: 冯毅之,意志坚,组织民众来抗战;自卫队,青抗先;妇救会,儿童团,全民总动员。冯队长,真能干,武装民众千百万,到处开展游击战。炸碉堡,崩汉奸,扒铁道,过淄川,打得敌伪心胆寒。

    为了尽快蚕食和剿尽八路军、游击队和中共益都县委和抗日民主政府,日军轰炸机欺负八路军、县大队没有防空武器,低空盘旋,扔炸弹,扫射机枪……日军轰炸机经常低空盘旋在卸石山周边一带执行低空侦察轰炸任务,以配合日伪军地面部队对抗日根据地进行扫荡、蚕食。给县委机关、八路军指战员和老百姓的安全造成了一定威胁。

    7月16日这天,山东省益都县的一个小山村——东下册村,显得宁静祥和。这一带是八路军的根据地。这个小村附近的卸石山脚下长秋村驻扎着廖容标领导的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司令部和八路军山东人民抗日游击队第四支队特务团三营;在一山(卸石山)之隔的仰天山上桃行村驻扎着中共益都县委和抗日民主政府,卸石山上髻髻顶驻扎的益都县地方武装县大队为了躲避敌机轰炸暂时住到东下册村。

    为了保证县委机关、八路军指战员和老百姓的安全,中共益都县委决定,由冯毅之领导的县大队负责消灭敌军战机。经多次观察,冯毅之已掌握敌军战机的飞行路线,其中,敌机一定要经过卸石山脚下东下册村一带的山坡。冯毅之想,如果在卸石山下东下册村一带埋伏,可以击落敌军战机,因为站在这里可以缩短射击飞机的距离。

    这天早晨,正当战士们准备吃饭的时候。在村边山头放哨的战士突然向村里发出紧急防空信号。看到信号战士们迅速放下饭盆,拿上武器,快速向村边的山坡地疏散隐蔽,因为在那儿有许多灌木和沟壑。突然巨大的隆隆声由远而近,一架硕大的飞机超低空从东边的山头上空往西飞了过来,从人们的头顶掠过,它一接近村庄就开始向下俯冲,几乎剐碰到东下册村那棵挺拔高耸的秋树,并开始漫无目标地进行轰炸和扫射。这是一架日本战斗机,鬼子的!战士们发现飞机尾上的“膏药旗”标志清晰可见,灌木丛中的战士们甚至还能望到飞机舱内面戴防风镜的飞行员轮廓。

    一开始,日寇的飞机不断地沿山谷无目标的轰炸扫射,得意忘形的敌机十分嚣张。后来,为了提高对我军民的杀伤力,他们掠过山坡进行低空飞行。又扫射,又轰炸。并开始在部队隐蔽的山坡上空盘旋。找到目标就丢炸弹。

    在飞临卸石山脚下东下册村一带时发现了益都县地方武装县大队和八路军山东游击队第四支队特务团三营的行军纵队。敌机欺负八路军游击队缺乏防空武器,突然俯冲下来对前进中的特务团三营队伍实施低空扫射,当场造成三名战士伤亡。愤怒的县大队和特务团三营指战员决心教训这个趾高气扬的“空中飞贼”。

    他们在敌机盘旋转弯准备再次俯冲攻击时,组织前卫连步、机枪手集中火力,在有效范围内,向敌机进行射击。危急时刻,战士们发扬以劣胜优、敢打敢拼的精神,积极地进行防空行动,并在敌机轰炸掀起的尘土和烟雾中一齐瞄准飞机对空射击,织成了一道愤怒的火力网,呯呯乓乓……乓乓呯呯,仇恨的子弹射向敌机。在密集的对空火力打击下,子弹好像是击中敌机尾部,失去平衡的敌机像醉汉似的摇晃了两下,立即失控,受到重创的日本飞机见地面有人开枪,就竭力躲避,企图将飞机升高,不知是何种原因?抬高机头的敌机欲速则不达,弄巧成拙,不但没有挽回逃跑之路,却摇晃着,歪歪斜斜一头向东南方向附近的树林里栽落下去。一名日军飞行员从像醉汉似的飞机中跳伞仓皇逃命;另一名日军飞行员头颅摔碎飞出百十余米,断腿仍悬挂在树枝上。

    “打下来了!打下来了!”群众见敌机被击落,欢呼雀跃,鼓掌如雷,民心大振。战士们也都怔住了。出乎意料之外,八路军游击队和县大队竟用步枪、机枪将一架敌机击落,毕竟,以八路军游击队和县大队的武器装备,击落日军飞机这样的战果,那时是非常难得的。后来考证,由于日军飞行员多为新手,经验不足,也因为八路军游击队和县大队防空火力微弱,日军用小角度的下滑轰炸代替大角度俯冲,对八路军游击队和县大队阵地进行攻击所致。

    随即,县大队队长冯毅之、特务团三营白金和孙铜山等人指挥全体指战员搜山,将另一名跳伞的日军飞行员活捉,后查知名字叫金井,并缴获重机枪3挺。

    被活捉的日军飞行员金井后来被送到延安“日本反战同盟”处理。这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残害人民的又一大罪证。

    当地老百姓见日寇飞机被击落下来,抑制不住兴奋,一个个从四面八方往飞机坠落的地方跑去,都想看个稀奇和热闹,鬼子飞机落下来究竟是个什么样子?

    敌机坠毁的现场——东岭村附近山坡上,飞机残骸还在燃烧,飞机残骸碎片散落得满山遍野,两门机关炮炮身被摔弯,炮弹、饼干、罐头、香烟遍地都有,军用地图和笔记本等,都压在一个飞行员尸体下面,渍满了斑斑血迹,飞行员尸体是断胳膊少腿的,但围观的人群没有一个对此同情的,因为他们是作恶多端的日本侵略军……

    这次出色的防空战斗,给骄狂的日军“空中骄子”以迎头痛击,狠狠打击了敌机肆无忌惮地进行低空俯冲轰炸的嚣张气焰。

    县大队、特务团三营击落日军战机的消息很快传遍整个益都县,让当地民众非常高兴和自豪。一时传为趣话。

|<< << < 1 2 > >> >>|

(责任编辑:cmsnews2007)
·上一篇:“中国梦 我的梦”主题讲座 善于做梦 敢于成梦——青州市中小学生综合实践活动基地教学点开展现场教学活动侧记
·下一篇:无
·樊光湘: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解说词
·“中国梦 我的梦”主题讲座 善于做梦 敢于成梦——青州市中小学生综合实践活动基地教
·青州九龙峪陈毅纪念馆解说词
·樊光湘:青州九龙峪陈毅纪念馆解说词
·观看《故事里的中国·焦裕禄》有感
·樊光湘:观看《故事里的中国·焦裕禄》有感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党课传承好“红色基因” 赓续革命精神——传承红色基因
·深挖红色文化内涵 丰富全域旅游业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现场教学侧记
·樊光湘:深挖红色文化内涵 丰富全域旅游业态——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活动现场教学
·红色教育基地现场教学课题——益都赤涧支前粮站解说词
中国红色旅游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中红网”或“特稿”或带有中红网LOGO、水印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频视频稿件,版权均属中红网所有,允许他人转载。但转载单位或个人应当在正确范围内使用,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中红网”和作者,否则,中红网将依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网其他来源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3、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本网站或本网站链接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本网站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本网站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的内容或链接。
4、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与本网联系的,请来信:[email protected]
5、声明:凡投稿者一经采用,一律没有稿酬,且版权归中红网所有!
特稿: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解说词
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解说词
樊光湘: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解说词
特稿:庙子镇长秋村革命历史纪念馆景区解说词
周恩来纪念馆召开文物库房改造提升项目方案论证会(
追寻红色足迹 传承红色精神——老区麻城市红色文化研
李敏、程胜利:追寻红色足迹 传承红色精神——老区麻
特稿:追寻红色足迹 传承红色精神——老区麻城市红色
特稿:刘吉墩书画作国礼 带路行人文通民心(组图)
张百庆:刘吉墩书画作国礼 带路行人文通民心(组图
特稿:2015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2015年12月26日,毛主席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怀念
特稿:图说谁参加了叶选宁的遗体告别(组图)
特稿:痛悼李昭 怀念耀邦——李昭同志遗体告别仪式
特稿:深切怀念李昭同志 齐心同志送来花圈(组图)
特稿:董必武之子董良翮同志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举行(
特稿:最后一位开国中将王秉璋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
特稿:老一辈革命家谭震林同志长子谭淮远病逝
特稿:2016年“9·9”深情缅怀毛主席(组图)
特稿:粟裕大将夫人楚青遗体送别仪式在京举行(组图)
特稿:“情满淮安”——日本松山芭蕾舞团首次来到
特稿:开国中将陈先瑞夫人王彦同志在京逝世(组图
特稿:贺晓明、林炎志等晋绥革命后代赴兴县迎17名
特稿:毛泽东亲属赴朝鲜祭奠志愿军烈士(组图)
特稿:毛主席机要秘书谢静宜在京病逝(组图)
特稿:高波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在京举行(组图)
特稿:湖北红安举行开国上将王建安诞辰110周年纪念
特稿:季振同黄中岳冤案始末(组图)
特稿:红西路军后代2017年新春团拜会(组图)
特稿:《共和国将帅肖像油画集》及画像赠送仪式在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版权声明
投稿QQ:402022481  463917348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中红网—红色旅游网 版权所有
冀ICP备05003408号-1
京公网安备110102005850
云鼎时时彩3878 河南11选5 黑龙江11选5 即时赔率比分 球探体育app官方下载 财富之都 球探体育比分官网网址 什么是股票指数 什么是股票指数 吉林快三 青海十一选五 青海十一选五 鑫福网 盈易点配资 喜乐彩 和信投顾 微盘鑫东财配资 黑龙江36选7